第二百一十七章 庄主的死因(1 / 2)

白莞莞话音一落,师伯立即起身站起,看向白莞莞,一脸怒意,“你是何人,竟然这么放肆。”

光天化日之下,一小小女子,竟然说要检查庄主的尸体,着实是太过荒诞。

而此时魏雨轩才反应过来,放开怀中的张萱萱,直接起身走至白莞莞的身边,眉头紧皱,十分疑惑,“白小姐,可有缘由。”

白莞莞这个人,他还是了解些的,不会无缘无故说要检查尸体。

她既然这般说了,想必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!

只是,他有些想不通,她什么都没有看,怎么会察觉到了什么事情。

白莞莞拧眉,想了想,说出了自己的疑虑,“按照大师兄的说法,庄主不应该此时去世,这个病症现在还不致死;我只是想要看上一眼,庄主的身体之中是否隐藏着其他的病症。”

听到白莞莞的话,张萱萱亦是起身走了过来,那双美眸之中尽是泪水,哀哀欲绝,抽泣着问道,“这位姑娘,你是……大夫?”

“嗯,”点头,白莞莞直接转眼看了眼灵柩,再次开口,“我只是想要看一下庄主的死因,是否是由于病死的。”

听到白莞莞如此说,魏雨轩思虑了下,还未说话,一旁的师伯直接上前走到白莞莞的身边,横眉怒指,“我堂堂庄主的尸体,怎是你一个小女娃能看的,况且,你说你是大夫,我怎么看着一点儿也不像。”

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娃,能是什么大夫。

就算是大夫,怕不是一个连切脉都不懂的大夫吧!

师伯话音一落,白莞莞还未回话,魏雨轩却是开口,“那就有劳白小姐了。”

不知为何,他相信她。

“谢谢!”

白莞莞道谢一声,抬步转身走向灵柩处。

一旁的皇甫昭见此,眉头微皱,转眼睨了眼游南川,游南川便识相的上前,亦是拿起三根香拜了一拜,而后走到灵柩处的白莞莞身旁。

低眼看着灵柩内的尸体,此时他颈部肿大,如同脸部一样粗似的!

游南川眉头微皱,这种病症他从未见过,若是现在庄主活着他也无从下手,更别提此时他已然是一个死人了!

而白莞莞直接伸手摁了下灵柩内庄主肿大的脖颈,此时,她已经然确定眼前的庄主患的是‘甲亢’。

伸手直接掀开他的眼皮,看了下瞳孔,不由得眉毛一皱。

而后拿起他的手,看了眼他手中指甲是否有异样。

只见此时庄主的手心之中,有一条浅浅的指甲印,许是由于指甲较短的原因,指甲印记并不强烈。

思虑了下,最终,白莞莞得出一个结论,“庄主并非是因病死亡。”

白莞莞话音一落,整个灵堂之内所有人顿时抽气,师伯脸色瞬间一变,快速出口,“休得胡言乱语,庄主不是因病而死,那是怎么死的?”

此时,师伯心脏狂跳的厉害,这个小女娃,看着年纪不大,怎眼力如此犀利。

就这么看了一眼就道出并非是因病而死,这也太邪乎了。

一旁站着的魏雨轩也是一愣,而后眉头微蹙,看向白莞莞,疑惑询问,“白小姐何出此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