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太难了(1 / 1)

1

我的心情无比沮丧,本来以为可以平平淡淡的生活,可是生活的惊雷时不时就把我炸的遍体鳞伤。我感觉自己并没有招惹老黑,最近他只不过做了一段时间的饭。他每天下班比我早,大概十一点到家。下午他有产说会了就去参加,没有产说会就呆在家里。

每天中午我到家的时候,有时他已经做好了饭,有时正在炒菜。我也知道煮饭是个麻烦活。每天吃完了饭就赶快去洗锅,生怕他有什么不满的情绪,到了周末不用谁说,我买很多的蔬菜,很多的水果,然后再做顿好吃的。

虽然我的厨艺不是很棒,但做出来的菜也不难吃,基本上都被吃光了。我在家的时候,老黑基本上都不进厨房,对此我是习以为常,觉得没有什么不妥。每天早晨,我早早的起床,洗完头就开始打扫屋子,我就是怕他干的家务活多了有情绪,可是即使我是这样的小心,还是不能避免他发脾气。

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可是每次我跟他一说话他就呛我,那次跟他去买柜子的时候,他在车上呛我不买房子没有大志向,在家具市场大庭广众之下责骂我没脑子,做事没准备。

昨天晚上,他问我早晨吃什么,要不要买馒头,我想馒头店就在小区门口,晚上买的是冷馒头,还不如早晨吃热馒头。之所以买馒头是因为冰箱里还有辣酱。早晨我下楼买馒头,刚一进门,老黑就说你没煮鸭蛋吗?我看时间还早就去煮。

他说“光喊着让孩子起来,起来吃什么呀,就一个馒头打发了吗?你看别人家的女人,早晨的早餐做的多丰富呢?你看看你,放了一冰箱吃的,你都不知道吃,望臭里搁吗?”

每个周末吃的不都是荤菜吗?平常我哪里有时间做荤菜呢?煮个肉不得一个多小时吗?还不包括解冻的时间。他这是煮饭后遗症犯了吗?我要是在家里又哪里劳烦他做这些事情呢?

鸭蛋煮了十二三分钟,我想应该煮熟了,就捞出来用凉水泡了一下给他放在哪里,没想到他吃到蛋黄的时候中间有一部分是生的,这下他彻底爆发了。虽然鸭蛋比鸡蛋贵的多,但是我并不爱吃,我觉得鸭蛋有股腥味,吃着让我胃里泛呕。

他说“你还说我一天到晚骂了你,你干什么能干好呢?纸一直用到没有了才买,连个干净的家都住不上。哪里都弄的一b屎”我感觉自己拿抹布的手在发抖,我是真的很难过,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。

我对生活的要求真的不高,我只想平静的凑合着过下去。我想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什么爱情,我想着既然有了孩子就要对生活负责,就这样过下去得了,可是他却总是不让我痛快,总是找我的麻烦。

难道他早早的回来躺在那里等我回来煮饭才是正常的吗?难道我的下班时间全部用来擦地抹灰才算是勤劳的女人吗?对于这个家他又做到了多少呢?我天天给孩子辅导作业,早晨早早起来洗毛巾都不是干活吗?我觉得他真的是太苛刻了。

在家的时候他总说“你这样天天呆在家里不愁吗?你看别都大把大把的赚钱,你就能睡的住。我们开个小卖部吧,我们开个粮油店吧,我们开个压面房吧,我们开个洗车行吧,我们开个饭馆吧,我们去山里养牛吧。我都愁的要疯了。”

呆在家里他嫌我不赚钱,上班了他嫌我不煮饭,我感觉自己真的太难呀?他把冰箱里的冻牛奶和面块都扔在地上,把我的拖鞋扔到地中间。而我感觉自己的心都死了。我想既然我在他眼里如此不堪,不如就此结束算了。从此我对男人算是彻底的绝望了。

2

他是如此的讨厌我,那么我就从他眼前消失好了,免的他看见了我就糟心,我的心里也是万分的不想见他。时常想着他要是出去很久多好啊。我有父母房子的钥匙,而父母在夏天的时候正好回了老家。

中午因为心情不好,也不想吃饭,但想着一点不吃也不行,就买了几个小花卷,吃了两个就再也吃不下了。躺在母亲的炕上脑子一片空白。不知道生活为什么变的这么糟糕,想要平静的生活是如此之难。

平心而论,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多差的女人,长的不是很丑,饭也会煮,家务也会做,只是老黑的要求太高了,我不能把家里打扫的像高级宾馆一样干净,不能把饭煮的像大厨一样好吃。不能即挣钱又煮饭。

他不知道他的要求让我多么难受,我只想着生活随意一点,舒适一点,整天绷紧神经活着是多么难受呢?他总是不停的改造我,好像我是个犯人或者橡皮泥。而他不知道他的行为让我觉得多么讨厌呢?

我们都分居好久好久了,我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了,他知不知道每次他出门关门的一刹那,我的心里都会松口气。生活是如此的冷漠,而他却从来都没意识到这是他造成的,他时常拿着手机一玩就是几个小时,他想睡就睡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想怎样就怎样,没人敢说他什么,要是谁不小心说了,他必定不会善罢甘休,可是对于我他时常的吹毛求疵。百般挑剔。

睡了一觉起来,感觉心情好了不少,肚子也有些饿了,又吃了两个小花卷,准备上班。无论生活怎样,班总得上,离开了男人不会死,不上班就有饿死的可能,这年头钱比男人可靠多了。

我把老黑的电话拉黑了,因为我不想听他那恶狠狠的声音。记得以前有一次生气之后我在外面游荡,老黑不停的给我打电话,接了之后他凶巴巴的说“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,再或者他就是威胁,那感觉他要是找到了我,会将我碎尸万段。”。

威胁也好,诅咒也罢,我都不想听,想怎样就怎样吧,大不了就离婚。以前觉得离婚是很丢人的事情,离两次婚更是罪不可赦。可是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。人生苦短,我又何苦在煎熬中渡过呢?